改革开放40年 报纸印刷行业发展的几点思考

  为了纪念改革开放给印刷业带来的巨大变革,盘点过去40年印刷业取得的辉煌成就,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与中国印刷杂志社策划《伟大复兴——改革开放40周年印刷业辉煌印迹》一书,并已于2018年10月面向全行业正式出版发行。中国印刷微信号将摘取其中部分优秀文章进行不定期推送。

  在过去的40年中,报纸印刷行业应该是最早的利用数字化、信息化改造传统产业的行业,在90年代初期开始迅速实现排版电子化、印刷彩色化、版面多版化,使报纸印刷从产品形态、生产时效、技术水平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变,并带来了持续十余年的印刷量高速增长。而随着信息技术发展的深入,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掌上信息时代加速到来,纸质媒介劣势凸显,媒体融合成为报业的必然选择,报纸印刷业随之进入下滑期。

  尽管“纸媒必死”的论断仍不绝于耳,在经历2015年深度下滑后,2016~2017年期间,从国外到国内,下滑的态势已现扭转迹象。如今移动互联网已经接近成熟,近两年报纸印刷总量下降的绝对量在明显收窄,可以预见其对纸质报纸的冲击将接近尾声。

  回顾过去40年间报业和报纸印刷的发展,不难会发现一个明显的特点,报业的繁荣期与报纸印刷技术的突破性发展紧密关联。在此,我们对过去40年间的报纸印刷技术发展做一简单回顾。

  激光照排技术率先于1990年代初期在报业出版中得到普及,其所带来的变化影响到整个报纸出版流程的再造,全面提高了报纸的出版时效、出版效率、出版质量。在铅排时期,报纸出版高度依赖于排版能力,而且排版慢、改版难、劳动强度大、污染大,这时候编辑部和印刷厂联系非常紧密,大型报社要保证出版时效和编辑效率就不能没有印刷厂。激光照排的出现使手工码字的铅排被计算机排版所取代,将压纸型熔铅制版变为激光照排出软片,极大地提高了出版效率,提高了出版作业效率。同时,激光照排也使报纸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全面实现胶印。

  以王选教授为首的748工程团队研发的中文激光照排技术,就是从《经济日报》开始并迅速在报业得到全面应用,进而扩展到整个印刷领域。报业引领了中文印刷技术电子化的变革。汉字激光照排技术的应用也使我国印刷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激光照排技术的成熟应用解放了报纸的编辑出版生产力,报纸的出版版数迅速增加,多数省级以上报纸从对开4版扩展到对开8版,主要城市晚报类报纸的版面也从16版扩展到32版,报纸出版印刷的多版化现象开始出现。出版版数的增加带来了印刷生产能力的新需求,进而印刷生产能力不足问题开始显现。

  在90年代中期实现激光照排后,PHOTOSHOP软件的出现使彩色图片处理也摆脱了电子分色的限制,实现了桌面化操作,这促成了报纸从黑白到彩色又一次技术突破。激光照排应用初期,黑白图片可通过扫描实现图文合一输出,但彩色照片仍然需使用传统的电分机或照相分色,输出胶片后再进行胶片拼贴。那时电分机高端联网曾经火热一时。1991年发布的PHOTOSHOP2.0版本出现CMYK分色功能, 1994年PHOTPSHOP3.0版本发布,CMYK分色功能得到完善,奠定了直至目前的PHOTOSHOP软件分色的基本方案,使软件分色替代了模拟式的电分机或照相分色成为可能。在1998年发布的5.0版本中,PHOTOSHOP新增了色彩管理功能,软件分色得到完善。软件分色的应用当年曾经多有争议,业界曾经普遍担心软件分色的色彩质量难与依靠丰富人工经验和精细调整的电分机相比较。但软件分色操作简单,只需一台彩色扫描仪即可实现,更重要的是可以实现彩色版面的图文合一输出,彩色制版效率高且流程大幅简化。报纸加网线线/英吋以内,对图片的分色要求相对较低,因此报纸彩色软件分色在报纸印刷行业率先得到广泛试用,报纸生产的彩色化开始出现。彩报出版技术的成熟使报业排版技术桌面电子化全面实现,在以彩色整版图文合一输出为目标的彩色桌面电子出版系统的应用上,报业也是印刷行业中的先行者。

  90年代初期开始的胶印机引进,多数都是采用Y型结构的印刷机组,以黑白和套红报纸生产为主、彩色为辅,两个Y型机组联机也可以生产单面彩报。经过几年的试验生产后,彩报生产工艺已基本成熟,报社出版彩报的积极性越来越高,特别是晚报以及新创办的都市类报纸需求更为迫切。此时印刷设备成为制约彩报生产效率和质量的最大问题。Y型印刷机多是水平放置,生产彩报时两个机组间纸路过长,而且Y型机组存在二次压印问题,网点及色彩难于控制,为保证彩报印刷质量必须引进以彩报生产为主的8色塔式双面彩色报纸印刷机。从90年代未到本世纪初,以8色塔印刷生产线为特征,产生了报纸印刷设备的第二轮引进高潮。此期间几乎所有的三线以上城市报社都引进了塔式报纸印刷机,报纸出版印刷的彩色化全面实现。

  报纸的出版电子化、印刷彩色化实现后,报纸的表现力得到极大提高,促进了报纸出版事业的大发展,特别是各城市都市报的创办和快速发展,形成了充分竞争的报纸出版格局,报价不变版数增加往往是都市报竞争的主要方式,一份报纸十几个对开张成为常态,印刷生产的多版化需求日益强烈,印刷生产能力不足的问题在进入新世纪的五六年间十分突出,使得这一波次的塔式印报机引进持续不断,印刷生产线年前后,报纸印刷生产规模一直以两位数的年增长率高速增长。至此,报纸印刷生产的全面实现了彩色化、多版化。

  从1990年激光照排的应用开始,到2005年前后报纸印刷全面实现多版化、彩色化,报纸印刷技术都处在不断突破的过程中,十几年间生产技术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激光照排取代铅排实现了印前排版的电子化,报纸色数从黑白套红变为彩色,版面从一个两个对开张扩展到十几个对开张,实现了排版电子化和印刷多版化、彩色化。

  在完成了上述变革后,大约在本世纪初前几年后,报纸印刷进入常态化发展阶段,技术直到今天未的明显的突破性进展。在很多大型报社,本世纪初甚至90年代未引进的8色塔式报纸印刷机,在近20年后的今天仍然是生产主力。主要一、二线城市报社的在用报纸印刷设备也多是十余年前引进的。这一点也说明,报纸的印刷技术在完成了彩色化后近20年来未再有明显突破。

  在过去的十余年的间,报纸印刷技术更多地进行着数字化和环保化的进程,其主要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CTP应用的全面实现。CTP技术在90年代末即已出现,但应用受到诸多条件的限制,特别是印前的全数字化环境的制约以及成本的困扰,使用率一直不高,胶片难以退出。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的CTP技术已经成熟,几年前借软片的供应紧张之机而迅速得到全面应用,生产成本目前已低于传统胶片工艺。CTP技术具有高度的数字化和良好的环保性,可简化制版工艺并将印前数字化推进到制版环节,大幅减少最难于处理的制版废水,环保价值意义重大。目前CTP技术正在向完全免冲洗发展。

  在CTP的应用上,报纸印刷行业也处于整个印刷业的相对领先地位。在全国报纸印刷制版工艺中,CTP占总制版量的比重不断攀升。据中国报协印刷工作委员会的统计,2007年为8%,2010年为38%,到2011年为55%,2012年上升为76.7%,在2013年达到了87.2%,2014年达到95%。应该讲,目前CTP制版在全国报纸印刷中已经得到了全面普及,全国报纸印刷CTP直接制版工艺的改革已经完成。

  二是印刷数字化、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印刷数字化是印前数字化向印刷工序的延伸,CIP4技术的理念就是通过印前流程生成工艺控制参数并将其加载到标准文件中,实现对印刷生产全流程的自动控制。目前印刷数字化的应用还主要是CIP3油墨预置,但在报纸印刷彩色化高潮期引进的多数印刷设备是不带数据接口的,后来印刷设备引进速度放缓,接口能力成为阻碍CIP3油墨预置应用的最大问题。经过多年发展后,目前油墨预置的应用障碍已得到基本消除,CIP3油墨预置在报纸印刷行业取得了较为广泛的应用,报纸印刷的数字化取得实质的成果。另外,印刷生产的自动化程度在近十年间也取得明显进展,印前数字化工作流程和包括自动上版、自动清洗、自动套准在内的印刷自动化应用已日益普及。

  三是环保水平的不断提升。绿色和减排是近年来报纸印刷行业的技术发展目标。印刷业在包装印刷列入VOCs试点收费行业后被格外关注,印刷环保更是被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报纸印刷没有装订工序,生产中的污染物排放主要是制版废水、洗车水和润版液以及油墨废弃物。目前报纸印刷行业已全面实现CTP,并已开始应用免冲洗CTP印版,无循环的喷雾式润版方式在报业应用较多,中央管道式集中供墨、集中供气在报业已基本普及。报业印刷的环保基础条件相对较好,加之在绿色印刷推进中原辅材料已实现绿色化,报纸印刷的已经达到较高的环保水平。

  总体上看,近十余年间虽再没有重大的突破变革,但在数字化、自动化、环保化上的完善和发展成果也是十分明显的,这为今后向印刷智能化的推进准备了条件。预期今后报纸印刷可能会在实现智能制造中的最先取得成果。

  这里也不得不提到数字印报。数字印报曾经被寄予厚望,本世纪初曼罗兰就开发了DICOweb数字四开多色卷筒纸胶印机,之后不断有相关设备厂商尝试数字印刷在报纸上的应用。虽然数字印刷技术近年来发展很快,但其在报业的应用却一直没有取得明显进展,幅面、生产效率、精度、彩色质量和成本等都仍是制约因素。几年前曾经有报社应用高速喷墨头配合传统印报机进行在线式的小区域数字印刷,但市场反应并不十分理想,目前也已基本停止。就报纸印刷和数字印刷的契合度来看,预期短期内数字印刷仍然难以在报纸印刷领域推开。

  40年的报纸印刷发展说明,报纸印刷厂与书刊等其他出版物印刷企业有着质的不同,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其多数都是报社的一个生产部门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企业,前面提到的铅印时代报社对印刷厂的高度依赖是直接的历史原因。报纸印刷厂一直都是报社的组成部分,属于报社内部的生产部门,中国如此,国外也同样如此。

  改革开放40年来,市场化和企业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在90年代报业大发展的过程中,报业体制改革不断推进,印刷厂的企业属性得到确认。为激发印刷厂的管理潜力,多数报社对印刷厂和新设立的报纸、杂志等实行了相对独立的二级核算体制,促进了印刷厂管理的细化和规范化。

  在报纸多版化、彩色化实现后,印刷厂的生产规模成倍增长,印刷厂房不足问题十分突出,各大中城市的报社都新建了较大规模的印务中心,一些报社对新印务中心的管理实行了企业化改造,有的还引进了社会资本,或实行了较为全面的转企改制,这也与各大中型报社实行了集团化的管理体制相适应。有的报社还借上市的机会,将印刷厂也以印务分公司名义上市。

  无论是转企还是二级核算,在近三十年间报纸印刷厂的企业化特点在不断强化,但受制于人员编制、管理体制、业务性质,直至现在报社印刷厂转企多数都不完整,性质上仍然是报社的一个部门,而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独立企业。

  在改革开放后的40年间,报纸印刷市场规模增长很快,中国报协印刷工作委员会从1994年开始进行全国性的印刷量统计起,从310亿对开张增长到最高的2011年时的1678亿对开张,其中增长最快的在2000年,达25%。从1997至2004年年均环比增长达到了两位数。2005年后,报纸印刷总量高速增长告一段落,开始出现起伏,自2012年起开始出现持续下滑。具体数量见表1:

  1990—2004年是报纸印刷总量的高速增长期,有统计数据后几乎每年的增长率都高达15%以上,这个数据还仅是印数的变化,并不包括以色数不同对应的印张的变化。1994年时的数量主要是黑白报纸印量,而2004年时已有近三分之二的印数是单面彩报,还有不少双面彩报。黑白报纸1个对开张对应的是1个印张,而单面彩报则对应的是2.5个印张,双面彩报对应的是4个印张。如果以印张统计的话,算上报纸的彩色化,这期间的印刷量的增长至少还会提高一倍以上,更为惊人。

  2005年至2012年,是报纸印刷的稳定期。其间,印量增速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下降到个位数,并在2008年和2009年出现负增长;应该说,这个时期还是以增长为主,2008年和2009年的下滑量并不算高,明显是受2008年席卷全球金融危机这个外界因素的影响。

  2013年以后,报纸印刷总量进入下滑通道,并逐年加速,社会上经常用“断崖式下滑”形容。2015年达到最高下滑量,比2014年下降高达215亿张,这个数值比有统计数据以来最大的年增长量都大;从环比上看,2016年的下滑比例高于2015年,但这是受基数的影响,下滑量已收缩到187亿对开张。

  最新的2017年统计数据即将发布,从目前初步统计情况和2017年底中国报协发布的纸张用量来看,下滑程度比2016年有大幅收缩到10%左右。因此,从总体趋势看,报纸印刷总量持续加速下滑的态势已有明显抑制。

  从前面的分析也可以看到,报纸印刷总量变化与报纸印刷技术的发展、报业出版的繁荣和新媒体的冲击影响直接相关。90年代开启的报纸印刷高速增长期的直接动力是报纸印刷技术的突破。十余年间激光照排、彩色化、多版化等印刷技术的突破一个接一个,为报纸出版的大繁荣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而报纸出版的繁荣反过来也推动了报纸印刷的发展;2005年前后开始的稳定发展期则是印刷技术升级完成后发展驱动力减弱后的必然反应;自2012年开始的报纸印刷总量的加速下滑,则主要受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信息获取手段多样化的影响;近一两年间的下滑减速,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走向成熟的结果。

  回顾40年间报纸印刷的发展过程就会发现,报纸印刷总量起伏变化的根本原因还是自身技术变革带来的技术驱动力的大小。当技术驱动力增强时发展加速,驱动力减弱时发展停滞,驱动力不足而替代技术大发展时就会出现负增长,进而随着替代技术的成熟负增长也将结束。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互联网并不是报纸印刷的替代技术,报纸印刷行业的发展与传统互联网的起起落落没有直接关系,而以手机为终端的移动互联网确实对报纸和报纸印刷的发展形成了直接冲击。

  更重要的是,在互联网深入发展、移动互联网应用不断推进的信息社会,大众信息获取的方式已经有了巨大变化,媒体融合的方向已经明确。媒体融合发展战略彻底改变了报社以印刷媒介为唯一信息出口的技术模式,报纸印刷的发展环境已然发生变化。

  近年来,面对报纸发行的“断崖式”下滑,业界也在思考报纸印刷的未来。我们在此以40年改革开放以来报纸发展变化的宏观角度,进行一些讨论。

  首先,需要认识到,90年代和本世纪初几年间的报纸印刷高速发展,是特定时期技术不断突破的产物,并非常态。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行业,都不可能长期维持15%以上的高速增长。高速增长期是报纸印刷技术连续技术创新驱动的结果,属于一个极为特殊的个别现象,无法再重演。

  其次,报纸印刷业与整个印刷业相比,无论从体制还是机制上,报业印刷企业都具有特殊性。报纸印刷设备还有极强的专业性,客户相对集中,生产时间集中于凌晨。目前,报纸印刷厂业务仍然相对专一,兼营其他印刷门类的情况较少,也很少有商业或出版印刷厂涉足报纸印刷业务。虽然不乏少数几家报社印刷厂转型为综合性的印刷企业,但对于报纸印刷领域企业而言并不具有普遍适用性。特别是整个印刷行业都面临巨大下滑压力的情况下,报社印刷厂试图以向综合印刷厂的转型应对报纸印刷量的下滑,困难很大。不只是报纸印刷,整个印刷业都在面临着信息时代转型发展的挑战。

  第三,报社印刷厂对当前报业转型要有清醒的认识。在信息化时代,报社实现媒体融合发展是必然趋势,信息出口的多样化使得报社和印刷厂的关系发生明显变化。在80年代甚至更早的铅排铅印时期,报社与印刷厂是唇齿相依的一体化关系;激光照排的出现已经拉开了报社与印刷厂的距离,这时候报社可以只有照排部门而不再必须有印刷厂;而媒体融合的报业体系下,报社对印刷厂有依赖性将进一步降低。

  第四,对充分认识印刷厂在报业体系内定位和地位。当前是报业的媒体融合得到充分发展的新时期,报业内部体制和机制正在不断重构过程中,传统编辑、印刷、发行的直线运行模式已经打破,以“中央厨房式”的采编为中心,包括纸质、网页、手机等多种发布形式共存共生的新型报业体制已经形成。在新型的报业体制中,传统的纸质报纸只是多种发布形态中的一种,印刷只是纸质报纸这一发布形式中的一个生产环节,而不再是传统模式下整个报业体系的一个生产环节。因此,报社印刷厂需要充分认识媒体融合下在报业体系中的已经变化的定位和地位。

  第五,需充分认识到服务报纸出版是报社印刷厂的立身之本。报社的核心任务就是做好党的宣传事业,这是报社的宗旨,也是每报社所有部门的共同目标,印刷厂也不例外。过去在报业体制改革中更多强调了印刷厂的企业属性,但报社印刷厂同时还具有政治属性,当前,报业正处于融合发展时期,印刷厂要积极顺应报社转型发展的需要,将保证报纸的优质、高效出版作为首要任务,将服务报纸出版的属性实现好。

  经历近年来印刷量的持续下滑后,报纸印刷行业投入不足,自身能力状况也变得日益严峻。至2017年未,已有一些小型的报社印刷厂停止生产,多数大型的报社印刷厂也面临着人员老化流失、设备老化甚至停用的普遍性问题,需要引起报社层面的重视。

  报纸作为最古老的传媒方式,曾经经历了广播的出现、电视的普及、互联网的繁荣。纸质报纸在新型媒体的冲击中顽强生存,自有其独特的价值,媒体融合下报业需要转变的是传统纸媒的运作模式,并不是要放弃这一媒介载体,纸质印刷版仍是报业的核心媒介形式。多数人都会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纸质报纸仍将是重要的传媒方式之一。

      BBIN平台,BBIN娱乐,BBIN官网

上一篇:【头条】为什么有的印刷厂设备越来越少利润却 下一篇:你知道报纸是怎么印刷的吗?原来一份报纸要经